百家樂預測教學觀念

加碼觀念
百家樂預測是一比一的遊戲,也就是說 : 賭客跟賭場之間 「輸贏的次數」其實是相等的,你贏我一次,百家樂預測我也可能立刻贏你一次 ; 我能連續贏你5次,當然也很可能連續輸5次。

不管賭客採用何種方式來分析、預測、判讀,到目前為止,百家樂預測依舊沒有「增加贏的次數」的可靠方式。每次開牌,大家輸贏的機率都是相等,長期玩下來,雙方輸贏的次數幾乎相等。

既然沒有可靠方式可以「增加贏的次數」,賭客就無法依靠百家樂預測「贏的次數一直大於輸的次數」這種幸運格局來創造佳績。

在大多數牌局中,賭客在大多數牌局中只能用「低額度的籌碼 」 跟賭場廝戰,祈禱一路小輸小贏,以免被提早淘汰出局。

當賭客已經「累積少量的戰果」時,必須在「投注金額」 立即做出「不斷調高」的動作,以求在短短幾次的勝利中就立刻累積大量的勝利果實,如此才能在一比一的牌局中勝出。

百家樂預測墊腳石觀念
「墊腳石」的觀念在賭壇中絕對不是新發現,很多高手就善於利用這種原理,拿小槍跟賭場的大炮對幹,贏的時候就越拼越大。

原本基數只是200元,後來從300元甚至是400元起跳,贏越多,就跳得越高,原本只是蹲在一旁的小個頭,玩到最後卻因為「墊腳石」越堆越高,在賭場面前儼然成了巨人。

「墊腳石」的觀念源遠流長,名詞卻好像是由我率先提出,我很樂意在此詳細跟那些尚未理解此種手法再詳細解釋一遍。

百家樂預測案例說明
一場籌碼是( 12 ),六場賭資一共是12 × 6 = 72。你帶 ( 72 )到賭城。

假設你已經是 ( + 95 ),總共贏了 95 個基數,( 95 ) > ( 72 ),算一算,已經贏來 「一塊墊腳石」,再加上自己準備的籌碼( 72 ),從第下一個大局開始,你設定的「最低投注額」就可以從100元變成200元。

你帶( 72 )到賭城,成績不錯,已經贏來( 72 )以上的賭資,這時就應該拿「贏利」出來當「墊腳石」了,不要再死守陣

有些人不管已經贏了多少錢,老是像守財奴,只敢一路膽小地用100塊錢甚至是50塊錢當「基數」跟賭場廝殺,這種做法很難讓你滿面春風。

想贏來 「一塊墊腳石」就必須贏利在 ( +72 ) 以上 ; 想贏來「 兩塊墊腳石」就必須贏利在 ( + 144 ) 以上;想贏來 「三塊墊腳石」就必須贏利在( +216 )以上… …等等。

已經來到 ( + 181 ),「 兩塊墊腳石」 就是 : 72 x 2 = 144,181 > 144,所以 ( + 181 ) 已經贏來 「兩塊墊腳石」了,加上我們自己準備的籌碼,開始就是玩「三倍」了。如果你開頭是用 ( 1 )代表100元,( 5 )代表500元 ; 從這邊開始的( 1 )就是 300塊錢,( 5 )就是1500元了。

「切割賭局」的百家樂預測觀念建立起來後,有了「加碼」的熟練技巧,再加上「墊腳石」進取的魄力,玩家才有機會進入百家樂預測大勝殿堂。

百家樂預測:黑天鵝事件

百家樂預測黑天鵝事件」意指「極少出現的特例」,一般學界都以「稀有事件」稱之。

百家樂預測依正常邏輯來說,幾乎是不可能出現的情況」。

旅居美國的黎巴嫩統計學者「納西姆 · 尼可拉斯 · 塔雷伯」在他的著作「黑天鵝效應」中,闡釋 「 稀有事件」 的特殊屬性 ,也一再叮嚀(其實也算是嘲笑),在投資或投機市場中打滾的人,不管是常居雜誌封面的風雲人物亦或是蟄居陋巷的升斗小民,總是會一再被黑天鵝無從預測的風險所折騰,被黑天鵝愚弄。

明明是致富良機,卻因投資人的懵懂而釀成大禍。

「黑天鵝事件」無從測定、預期,但是一旦出現時,一定會捲起狂暴效應,有人因此而傾家蕩產,卻也有少數人抓住難得一見的契機,一躍龍門!

百家樂預測隨機的致富陷阱
在他先前一本著作 「隨機的致富陷阱」 (Fooled By Randomness),提到在股市及金融衍生商品中,一些專門在「黑天鵝事件」 中獲取驚人利益的另類投資者,他稱之為「危機獵人 」,並且也以自許和寬慰的語氣說 : 「很高興,我也有幸成為其中一份子。」

他強調的就是,一般人無法在 「平常時期」永遠保持高度獲利狀態,縱使有個例,也是僥倖成分居多。

但是,在「非常時期」,金融衍生商品的高槓桿原理可以讓「危機獵人」一夕之間捧進眾人窮其幾年之功,甚至是一輩子之力,一樣是難以追及的暴利!

話題暫時在此打住,先把「黑天鵝事件」的概念引到「百家樂預測」之中。

百家樂預測在此先請大家了解,這議題很難用文字說明,這裡儘量用交叉譬喻的方式陳述,希望大家都能完整接受到此理念。

只要在賭場繞一圈,仔細觀察實際進行中的賭局,每個人都可發現絕大多數剛剛進行過的牌局都是呈現不規則的分布與走勢。

亂局是常態,大家很難幫它們整理出頭緒來。

但是「百家樂預測黑天鵝」偶爾會從一大群「白天鵝」中冒出來。

百家樂預測案例解說
明明連續十次「莊」的機率是1 / 1024,我們應該看過 1024 桌才會出現一次,但是卻也不是不常見。

只要在賭場逗留一段時間,半天就好,你就有機會看到這種「怪局」,甚至還能碰上連續十次以上的「長龍」。

再來,十次「莊」之後,才輪到「閒」上場一兩次,想不到莊」又冒出來,更奇怪的是:緊接著又冒出一大串。

百家樂預測實例比喻
你決定今天只想跟著「莊」走。

嗯,運氣不錯,坐上老是開 「莊」的桌子,贏來一筆錢,雖然不多,但是起碼覺得很爽快。

想不到「莊」像是故意要引誘你(有人會誤認是要整他,跟他作對),竟然在一段期問一直開個不停,「閒」 雖然偶爾會出來亮相幾次,卻立刻像雲雀一樣凌空遁逃,難覓芳蹤。

這時你一直縮手,贏到心虛,贏到心軟,從 5000 元一直退縮,到後來只敢投注 100 元,有時還不敢下注 (很多入都有這個通病),一定要等「莊」不再頻頻出來擾人,這時才敢下手。

想不到「閒」才剛出現一兩次,「莊」 依舊陰魂不散,一直出來整人,甚至還「再度」出現 「連續 10 次」 的怪局。

真是氣死人了啦,哼!早知道…你一定會感嘆 : 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 我卻認為你是「該打」!

百家樂預測稀有事件
「稀有事件」出現時,原本是賭場任人宰割的危險時刻,這是我們痛擊賭場的絕佳時機。

但是,很諷刺的是:賭客卻紛紛選擇在此縮手,明明賭場從兇猛動物蛻變成等候「脫殼」的脆弱生物,毫防備能力,獵物卻不敢衝上前大快朵頤,反而退縮一旁,窮發抖。

百家樂預測稀有事件小故事
我曾在蛋塔店跟一位澳門居民聊過,他說澳門曾出現的「長龍」是連續 28 次「莊」,這紀錄是他的發牌員朋友親口告訴他的。

我第一個反應就是問他 : 朋友有沒有告訴你,第幾次之後就沒有入下注了 ?

他說 : 沒有確切注意,只知道到後來幾乎都沒有人下注,敢丟錢下來的也只是賭上最低額,到最後,大家就是圍在這張好像是被鬼魅纏上身的賭桌旁搥胸頓足,大夥哀聲連連,就是沒有人賺到錢,真是可惜啊。

「稀有事件」 出現時,就是賭客賺大錢的絕佳機會,不但不能縮手,還要趁勝追擊 ! 這個觀念我一再跟讀者強調,卻很難收到成效,坦白說 : 沒有人能克服這個心理障礙,大贏的契機每每從眼前溜走,這時才來後悔,唉呀,真是可惜啊。

玩百家樂預測贏的「次數」,你我都一樣,幾乎都是一半一半,不要期待每次贏的時候都是投注1萬元,輸的都是一注 100 元(也許讀者會覺得我這段話很搞笑,但確實有很多人一直在研究這種奇門功夫)。

其實就是在闡釋「碰上稀有事件時」如何抓住良機,趁機一舉贏來賭場難以招架的鉅額籌碼。

百家樂預測承平時期
「承平時期」,它的投注方式都是小起小落,一旦贏到一點小錢就立刻加碼,加碼機制雖有風險但是控管得宜,失敗後頂多是還一些給賭場 ; 一旦成功,則在很短時間內就攀上高峰。

我們根本不要去理會 「後續賭局將會出現什麼難以預測的怪局」,今天只想投注 「 莊」,就一路莊莊莊莊。

這次進場不想被抽水,搞得滿口袋的小籌碼,打算只在 「 閒」 消遣,那就一直閒閒閒閒 ; 今天來玩 「單跳」 或是 「兩跳」,「 兩莊一閒」,「一莊三閒」,甚至你喜歡 「 五次閒之後來個五次莊一這都沒關係。

任何投注方式,都絕對不會影響輸贏的次數 (我再強調一下,次數,不是金額),抓趨勢 ? 找規律 ? 沒有用。

投注區域固定後,一定要按照自己事先設定的 「加碼」機制一直執行下去,機會來了就不要客氣的多贏幾次,不能退縮,因為時機一旦溜掉,你會膽寒、喪志,接下來就是任由賭場宰割了。

我都是在百家樂預測哪個環節贏錢 ? 沒騙你,都是在眾人不敢再追下去,只剩我一個傻瓜,賭注越堆越高時的那段賭局。

我曾在「莊、閒、莊、閒」這種「單跳」的牌局上連續贏 16 次,而且籌碼越堆越高,那一小段的獲利幾乎就可以讓我進出賭城十次都不怕輸,但是和我同桌的 H 君卻是只贏到「 16 個基數」,因為他越贏越怕,每次都是在「最低消費」上打轉。

百家樂預測最高紀錄
我也曾在「閒」連贏 14 次,至於連贏 6 次、 7 次、 8 次,甚至連贏 13 次的賭局都經常碰上 ( 不用我提醒,相信大家都常有這種經驗),而每次碰上贏個不停的賭局,我不但不會往後退回原點,反而是賭注越堆越高,這才是百家樂預測贏錢的硬道理。

黑天鵝雖然一身漆黑,但那不是從地獄而來的黑色怪物,而是閃爍著黑寶石光澤的珍禽異獸,不要被嚇壞,以致誤了大賺特賺的良機。

百家樂預測趨勢的假象

百家樂預測任何無限延續的百家樂預測牌局,所產生的數據都無法提供你下一次或接下來幾次的百家樂預測預測準則,但是反覆出現的牌局一旦出現,就很容易誤導賭客,讓他們誤以為接下來只要照著趨勢走,就能多贏幾手。

理性告訴我們 : 每次「莊」 「閒」 出現的機會都是 1 /2,不幸的是,我們的直覺卻告訴自己說 : 牌局應該在短期之內就有規律性。

廣東人習慣稱「寫路」,台灣人稱之為「線圖」,和我常提及的「短期規律」其實都是尋找趨勢的紙上功夫,只是說法不同而已。

解說「趨勢的假象」跟「黑天鵝事件」一樣難以用文字表達,我還是一樣從各個角度切入,盼望大家能領會。

百家樂預測1 : 1 的賭戲,由於是一左一右,所以才會將心思著力在尋找趨勢與規律的途徑上。

百家樂預測在「比大小」桌旁
絕大部分的人都在「大」、「小」的出現頻率與走勢下功夫,「百家樂預測」桌旁則是在「莊」、「閒」的次數與分布上動腦筋。

另一個很有趣的現象,「輪盤」玩家與旁觀者就不會在「非左即右」的領域中費心,輪盤的投注區有類似百家樂預測「莊閒」的「黑紅」 、 「奇偶」 、 「大小」,但是大家就不會在輪盤的賭局自我困擾,搞起抓住趨勢這個奇怪的玩意。

我猜這應該是輪盤的多樣化投注讓賭客無從自我解讀趨勢與規律,簡單說 : 被多種投注花樣與賠率迷惑了,如果輪盤只設定兩、三個 1 賠 1 的注、賭客可能又會一窩蜂發明出各式各樣的百家樂預測預測公式與工具。

百家樂預測的牌局完全沒有趨勢可言
雖然你能從過去幾次、幾十次或是幾百,幾千次的紀錄發現似乎有規律出現,但那都是錯覺,每一次牌局都是「獨立事件」(見),就算前面連續出現十次以上的「莊」,下一次「莊」再次出現的機會依舊和「閒」一樣,不會因為剛剛一連串的「莊」,在後續幾局它就會減少出現的機會。

另一種也是很嚴重的誤解,以為奇怪的走勢不會經常出現,一旦出現過後,就不會又立刻黏上你。這一點前面已經談過,於此不再累訴。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